[无授翻]哈德 On the wings of an Owl 04

本章完结w

原文发于AO3请戳 这里


不敢相信你竟然送给我了你家祖辈的藏书,我已经很久都没有遇见过像你这样慷慨的人了,非常感谢!我很喜欢你所描述的我看书的画面,可惜我昨天没能那么做,我一直忙于我新书的校稿,但是现在我快要完成了,我将要去到我的花园里,坐到老橡树下,并期盼你能与我一起。我仿佛能看见你枕在我的大腿上,我把故事念给你听,而你则握着我的手。

最近你在读什么?

Wordsmith。

我也很喜欢你描述的画面,甜蜜又浪漫。我现在有了用不完的活力,而你,sir,就是来源。

我现在正在阅读五本书,其中最好的是Melbrook的《英国巫师史》,此书不仅语言优美,而且鼓舞人心,它更关心巫师们的精神、事件和最终结果,而不是执着于约会、法律、规定等等Binns教授曾强调的。

在他的任何一节课上我都抑制不住地想要睡觉,他好像具有使人昏昏欲睡的魔法,而这显然不是因为他是个鬼魂。你在读什么?

Fire-Breather。

我也一样,完全不能在Binns的课堂上保持清醒,而他总是把我排除在历史课堂之外。除了《Romp through the Woods》,我还读了一本叫《厨房魔咒》的烹饪书,名字简单又包装精美,里面教授了许多使用的烹饪魔法。我是个厉害的巫师,但是我从不擅长用魔法来烹饪,所以我不得不借助麻瓜的烹饪方式。

这本神奇的书让我想要用魔法烹饪。我以前也尝试过,但是我对此没太大兴趣,以至于我很快就放弃了。你呢?你会用厨房魔咒吗?

Wordsmith。

我当然会用魔法烹饪了,并且我认为这是唯一的烹饪方式!我从未使用过任何麻瓜厨具,我想以后也不会,那些东西太可怕了。以前我一直不会做饭,直到有天我意识到我已经长大了,而且再没有家养小精灵来照顾我了,于是我就自学了,只要你用心学,它们一点都不困难。最近我心情很好,趁这个周末我会烘焙些点心,所以告诉我吧,你最喜欢哪种小点心?

Fire-Breather。

你想给我做点心,这太甜蜜了,谢谢你!我最喜欢的点心是蜜糖馅饼,这是一样我从来没自己成功做出来过的点心。我是个还过得去的厨师,但是与甜点无缘。我唯一不会弄得一团糟的就只有蛋糕了。

Wordsmith。

给你的蜜糖馅饼,以及一些巧克力蛋糕。我就是那种坚持认为“没有巧克力的甜点就不能被叫做甜点”的人,所以我每次都会做些巧克力蛋糕。我这里还有许多,你只要说一声就行。

Fire-Breather。

没想到你是个如此了不起的厨师!馅饼和蛋糕都非常美味!我太喜欢这个馅饼了,恨不能把它当成我昨天的晚餐,谢谢你!我也回赠了你一点东西,希望你喜欢。

Wordsmith。

我爱鲜花,它们真的太美了,我甚至不知道其中一些的种类,只认出了玫瑰和小苍兰,但剩下的是什么?

Fire-Breather。

剩下两种都是百合花,黄色边缘的叫做荣耀,另一种白色的则是诀女星,它们都是我最爱的花。今早我出门散步时拍下了一些照片,我想你可能会喜欢的。

Wordsmith。

这就是你的房子吗?太美妙了。还有你的花园,Oh,现在我知道了为什么你如此沉迷于它了。你在十九岁时买下了这块地并且建造了自己的房子?现在我头脑中的钦佩与嫉妒之情正在作战。

我想我爱上你了。

Fire-Breather。

我也爱上你了。你认为我们应该见面吗?

Wordsmith。

是的。我很担心那将会发生什么,但是答案是是的。

Fire-Breather。

告诉我时间和地点,我会准时赴约。

Wordsmith。

你知道波特兰大街上的Mario‘s吗?这是我在伦敦最爱的意大利餐厅,当然了,它是家麻瓜餐厅,但是我想首次约会不去巫师餐厅更好,这样我们都不会被认出来。明天七点半你有时间吗?

Fire-Breather。

七点半正好,我也赞同去麻瓜餐厅,我曾去过Mario‘s,但是我很久没去伦敦了。我真的非常期盼与你见面,我感到激动、担忧又紧张!明天怎么还不快点到来。

Wordsmith。

不敢相信我最终要与你相见了。我已经用我的名字预定了Mario’s的位置,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那是什么,所以在你去时,请告诉老板十号桌,我会在那里等你。

Fire-Breather。

Draco从未经历过如此紧张的时刻,他站在镜子前,转来转去,思考他是不是打扮的太过了?T恤的颜色怎么样?是不是该系上领带?他知道自己正在做傻事,但是他没法停止,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约会,他就是知道,从他第一次读到Wordsmith的来信时就知道。

那是一种在瞬间就建立好的微妙联系,这种感觉他以前从未有过。他看着镜中的倒影叹了口气,第一百万次思考这个男人是不是他所想的那个。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他唯一的结果就是被拒绝。但是我不会这么认为,他坚定地告诉自己。他瞥了一眼时钟,他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了,所以他深呼吸,收拾好了自己,便离开了。

Harry没法像Hermione平时过分关心他时要求的一样穿衣服,他必须承认他需要Hermione的帮助。Harry并不拒绝打扮,但他很少外出,所以他几乎所有的衣服都太正式严肃了。于是,在他同意约会的那一刻,他就用飞路粉叫来了Hermione,Hermione当机立断地带着Harry出门购物。

“你衣柜里的东西都派不上用场,Harry。”Hermione面对Harry的抗议,继续说,“显然你一碰到和那个男人有关的事就变傻了,而这是你们的第一次约会。你需要打扮成最好的样子,惊艳他,让他对你流口水。Harry,你是个英俊的男人,你只是需要作你适合的打扮,所以现在来吧。”

他们用了一个上午来买衣服,直到黄昏时,Harry才带着一堆严格的指示结束了购物,他休息一会后去洗了个澡,而Hermoine则回家照顾她的孩子们。按照Hermione所说的,Harry坐在浴缸的热水里,感觉肌肉正在放松,而他的神经也不再紧绷,当他再次想到自己是否猜对了Fire-Breather时。

一开始,是这个名字让他有了这想法,在最初通信时他又否定了这一点,但是在后来许多次的通信中,他们分享了许多细节,Harry几乎可以肯定自己这个想法了,并且为此感到激动、担心又紧张。他又多渴望见到他,同时就有多绝望。他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他今晚一定会被拒绝,但是他听了Hermione的建议后,觉得还是有一点点希望,她很震惊Harry已经找到了他真的愿意爱护一生的人,并且为了这多亏了她的“干扰”而感到开心不已。Harry没告诉她他已经猜到了这个与他通信两个月的人是谁,他也没有给她看任何信件或是分享通信细节,Hermione问了好多次,但是Harry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这些信件都是私人的,而且全是他一个人的。

最终Hermione还是搞定了Harry的头发,并让他看上去“不那么像是被拖出了篱笆后的样子”,Hermione如是说。

她又转回去看了看Harry,“你看上去很棒,”她说,“要是他拒绝你,那他肯定是个天大的傻瓜。”

Harry的笑容里有点苦涩,看来他已经有点明白Harry如此紧张的原因了。这就是我的Hermione,Harry如此想着,感激地望着她。她有时会霸道地对Harry的事横加干涉,但是她却又难以想象地敏感,作为朋友,她忠诚又热心。她拥抱了Harry,“去吧,拿下他!”她轻声说着,然后慢慢离去并催促Harry快去。

Harry到达了Mario’s一条街外的巷子,在他走去餐厅的路上,他的心砰砰地跳。这是个美丽的仲夏傍晚,太阳还没落山,这条街上热闹但不拥挤,空气中的嗡嗡声让Harry更加激动和紧张了。他穿过了餐厅大门,进入大厅,走向接待处,服务生把他带向了十号桌,这是个角落里的座位,正在玻璃窗前,能看到美丽的街景。

而Harry并没有在意窗外的街道,他的目光完全被窗下的男人吸引了。男人正望着窗外,所以他是背对着Harry的,但是他丝般的白金色头发已经足以让Harry证实他的猜测了,他是Malfoy,那个在Harry通信两个月期间,一直渴望他是的那个人,Draco Malfoy。Harry就呆站在那,心如擂鼓,猜测Malfoy下一步会如何反应。

Draco坐在桌边,眼睛望着窗外,尽全力保持镇定。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如此紧张,他看了眼手表,准七点半。就在这时,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转身就看到了Harry Potter站在几步外的地方。他起身,努力微笑,但是他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表情。Harry走向了那张桌子,明显地犹豫了一会,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坐下。

而Draco终于想起自己会说话了,“Potter,”他说,两只手不自觉地捏在一起。Harry接受了他的问候,他尝试让自己不要表现得过于渴望。“Malfoy,”Harry说。他们站在一起,握手,专心地望着彼此,都在努力想对方正在想什么,但是双方的神情都没露出一丝线索。

“我们是不是应该坐下?”Draco说,Harry点点头。他们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是该怎么继续这个尴尬的约会。

“看起来你对我并不很惊讶。”最终是Harry打破了沉默。

Draco的脸色变了又变,“我知道是你,我猜到了。”

“什么时候?”

“大概一个月前。”

“然后你还是继续写信给我?”

“我当然那么做了,Potter,事实上,你让事情变得更好。”

Harry无意识地后退了一点,终于,他被前来递上菜单的服务生打断了,尽管他们俩都无心吃饭,但他们还是随便点了些东西。这能让他们在想明白没有羊皮纸和羽毛笔该如何交流之前有点事情可做。

“你对我也并不惊讶。”一分钟后,Draco说。

“Um...不惊讶,我知道是你。”

“然后你也持续写信给我。”Draco琢磨着Harry的话,脸上浮起他的假笑。

“我很开心那是你。”Harry诚实地说。

“我从没想过能听到你这样说。”Draco低声说着,“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猜跟你一样,在信件中找线索,“Fire-Breather”是第一个暗示,我第一眼就想到了你,但是我没在意,我以为是我想太多了,然后你告诉我你有一家魔药公司且住在伦敦,而我所知能同时满足这两点的就只有你,后来你又说你在庄园里长大但是现在因为不能忍受回忆而搬出了家族住宅,这再次验证了。那显然不可能是别的人,但是考虑到我们相同的年纪,我们在同一年进入Hogwarts,而我们同届的gay也不多。这些理由足够充分了吧,那么又是什么暴露了我呢?”

“你写给Teddy的圣诞故事,这是我的第一个线索,他给我看过那个,我仍然记得那时觉得你的故事多么好,接着是你说在你还是个婴儿时你的父母就死了,你被你的姨妈和姨夫抚养长大...”

“你怎么知道这个?”

“Ginevra告诉过我。”

“为什么她会跟你说这个?”

“因为我向她问起你的事,她还告诉了我你们分手是因为你意识到,不如说是她让你意识到你是gay,你们在一起太别扭了,我想。”

“Hmmm...所以你完全不在意你正在与之分享秘密的人是我?”Harry有些怀疑地说。

“是,我全都告诉你了。”

“但是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你以前那么恨我!”

“我从没恨过你,Potter,我只是嫉妒你,还有因为你拒绝了我而感到愤怒,你知道像我这种性格的孩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以我才表现出...但是那时我只是个孩子,现在我成熟了,不会再感情用事,另外,你还救过我的性命。如果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你,你就很难再说讨厌他了。”Draco说着说着便陷入沉思。

“你在想什么?”Harry说。

“我在想为什么你正坐在这,冷静地同我聊天,我本来已经说服自己了,你可能会一看到我就走。”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你不可能已经忘了我曾经对你做的那些事吧。”

“我什么也没忘,在学校时你确实做过些坏事,但是现在你改变了,你努力工作,尝试塑造一个与你父亲截然不同的形象,毕竟我在过去两个月里已经对你了解很多,我确实喜欢你,如果...”Harry含糊地摆手,“我们在那方面也能合得来的话,我想我们会是很棒的一对。”

“所以你确实满意...我们的关系?”Draco说。

“不仅如此,”Harry说,他微笑着,就好像空气中的尴尬也被一扫而空。

他触到了Draco的手并握住了它,然后他们俩都放松了些,因为这单纯地连结而感到温暖,这感觉不能更对了,他们都对此感到惊讶。服务生端上了食物,他们吃得就跟聊天一样轻松,握住手,或是在任何时候用任何方式调情。Harry看了Draco很久,发自内心地认为Draco很美,但是他真的很感激这夜晚,能让他看到灯光下Draco微红的脸,以及垂下的金色发丝。

而Draco呢,每当他注视Harry时,他就感觉心里被大力撞了一下。他又一次为Harry的美震惊了,不论是他总是乱糟糟的黑发,还是他仿佛有催眠术的明亮绿眼,Harry的微笑能让他窒息,他无法从那张脸上移开自己的眼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交谈中保持足够连贯,他本来是带着被拒绝的想法来到这里,却奇迹般的被接受了。

他们吃完了晚餐,习惯性地在结账时抢着买单,最终以Draco的胜利结束,“我是那个请你出来吃饭的人,Harry。”他在付钱时说。

他们牵着手走出餐厅,继续着刚才的谈话,并朝着飞路网走去,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到达那里时自己会去哪,Draco想请Harry去他的公寓,但是他又觉得这样会进展太快了,而当Harry倾身亲吻他的脸颊时,他不得不尽力整理自己的思绪,“我还不想让你走。”他轻声说。

“太好了,现在我可以邀请你来到我的公寓而不必在意这是不是进展太快了。”Draco说。

Harry笑起来,他又靠近了一步,伸手挽住了Draco,“我们走吧。”他简短地说。

Draco微笑,然后也伸手环住了Harry,用魔法到达了他的卧室。他们站在那,抱住彼此,而当他们深情注视对方一分钟后,开始靠近,然后接吻。

END

评论(5)

热度(91)

© 露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