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翻]哈德 On the wings of an Owl 03

原文发于AO3请戳 这里


我亲爱的Wordsmith,

我也很多年没认真恋爱过了,尽管我曾非常想那么做,我真的感到有点无能为力。你还记得我在上一封信中告诉你的事吗?在那件事之后,我就很难与人恋爱了,所以我后来独身了很久。直到我在法国的俱乐部里遇到了Marcel,他比我年轻一些,却显然比我更有经验。他问我是否愿意去他家,我无法拒绝,尽管那时我仍然无法克服心中多年前的障碍。

最终我对他说了实话,他对我展现了难以想象的温柔,从此我们就开始了这样的关系...只是床伴,因为我们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同时我也并不喜欢这样的关系。这段关系对我来说或许是有帮助的,它开发了我在性爱方面的潜能,我知道了自己喜欢的以及讨厌的,而当我要回到英国时,这段关系不可避免地立刻结束了。

在那之后的三年里,我也约会过许多次,想要找到一个能在感情和思想上与我共鸣的人,而不只是性,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找到。我也不喜欢一夜情之类的肉体关系,所以我也一直独身。或许我对此感到不满了,并且似乎把它写在了脸上,“你应该去找个人上床”,我最好的朋友总是不厌其烦地对我这样说,他是对的,但是说实话,我想要的不只是这个,我想要一段美妙的恋爱关系,就是以“浪漫如童话般的光”结尾的那种。希望你不要笑话我像个小女生一样。

你注意到这点了吗?我们一直没有提及学校和魁地奇。

Fire-Breather。


我亲爱的Fire-Breather,

我不认为想要“浪漫如童话般的光”会显得像个小女生。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总是把同性恋和性联系在一起,我爱性,我非常喜欢,而且不会否认这一点。但是那不是我唯一想要的,我想要找到那个我可以爱的人,我会想要照顾他并向他展现我的爱,或许他也会想要为我做点什么。

我必须承认的是,我可能已经想到某个人了,我希望他就是你。我发现你真的很有趣,尽管我们认识不久,某种程度上说,我觉得我们很合适。

我们确实一直没有聊学校和魁地奇,因为我想我们都知道,一旦我们聊起这个,我们就很可能会猜出对方的身份,而我不希望那样。但是聊聊魁地奇大概是没问题的,所以快告诉我你最喜欢哪支队伍?我最爱的是Puddlimore。

Wordsmith。


我亲爱的Wordsmith,

很高兴你觉得我们俩合适,我很赞同。在此之前我从未感到和某人说话如此开心,我也想把这匿名持续得更久一点,所以我们还是继续不聊学校和魁地奇好了。既然你都说了,我们可以聊聊自己支持的球队,我最爱的是Falcons,遗憾的是我因为忙于工作而没法去看他们的比赛,准确地说,我几个月都没离开过我的实验室了。我的朋友们说我被我的工作迷住了,他们说不定是对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或许真的把过多的时间都给工作了吧。

有时我真的不想回家,然后面对一片死寂。在工作时我能忽视这一点,但是回家后,孤独感好像被放大了似的折磨人。在夜里我会弹上几小时的琴,因为我不能忍受这静谧,我也睡不着。我的朋友们曾多次邀我去他们的家,他们也尽力保证我在周末时不感到孤单,我非常感激他们,但是这些聚会也开始让我难受了。我所有的朋友都结婚了,或是正在恋爱,作为聚会上唯一的单身汉,我感觉着自己就是个失败者。

Fire-Breather。


我亲爱的Fire-Breather,

我完全知道你的感受,因为我也有一样的麻烦。我作为朋友中唯一的单身汉已经有好几年了,而现在我面对这样的场面,越来越手足无措了。我看着我的朋友们,他们看上去都那么开心。他们与爱人相互关爱,我想我最难受的一点是,他们大都如此容易就找到了自己的伴侣,而我还在挣扎,给他们添麻烦,以及受伤。

这封回信我写得很艰难,我发现自己迫切地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只是不够幸运?又或许是我不值得被爱?

Wordsmith。


我亲爱的Wordsmith,

我认识你只有几个月,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你是值得被爱的。但相反地,我能理解为什么你问自己这些问题,我也很想知道是否自己不够幸运,或者说,我的孤独是否都是对我过去错误行为的惩罚。非常抱歉,我很悲伤,但是今天确实是糟糕透顶的一天。我的两个朋友尝试让我与某人约会,他们并没有事先通知我,否则我一定会直接拒绝的。他们并不知道我在与你通信,我没告诉他们,因为承认自己在与约会服务的对象通信,这实在有点尴尬。友谊也好,恋情也罢,不管你怎么看,我很珍视这段关系,而且不想与人分享,所以我们告诉他们。

不管怎么说,我去了,而那里除了我的朋友们,还有一个我们以前的校友,他对我笑并尝试与我聊天。我几乎不知道这个人,我也对他出现在我们的周日午餐聚会上感到奇怪,然后他开始告诉我我的外表如何好,他是如何想与我在一起,再然后,他就开始动手动脚的,而我的朋友们还故意地让我们独处。他就更无耻了!这个男人毫无品味,没有感觉,甚至不懂言语,他唯一想做的就是钻进我的裤子里。我几乎想直接对他施个魔咒,但是我还是控制住了,我让他滚蛋,然后离开了。

我不敢相信我的朋友们认为我会对这种人有兴趣!或许他们只是想让我找个人上床吧,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这段经历让我感到难过,我在他们眼中已经可怜到这个地步了吗?唯一的需要就是与某人上床,或许是随便谁?

抱歉,这封信变成了咆哮信。我想我只是需要发泄出来。请回信告诉我你在想我,因为我正在想你,想了很久。如果你完全没弄懂这是怎么一回事的话,我就更喜欢你了。

Fire-Breather。


请不要为那点咆哮道歉,我完全不在意。听比读更省力,而我会尽我所有的努力来鼓励你。我也没有告诉我的朋友们关于你的事,除了我最好的朋友,不过那是因为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她的主意。每次见面她都会问起你,但是我没法让我告诉她任何事。

我的朋友也曾尝试让我与别人约会,他们所认为的合适我的人实际上与我想要的相去甚远,通常都是些美貌的或是性感的,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不富裕,少数几个聪明并且能和我聊得算愉快的我都很喜欢,但是远远够不上让我们约会。

我知道这让我听上去像个势利小人,而我不是。但是事实是,我不想要随意开展一段恋爱,所以我想要确保我的恋爱对象是合适的。之前我不善识别,并为此付出了代价,所以我不想再次犯错了。喜欢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火花,需要内在联系,我想与一个能让我保持热情的人相爱,我想或许你就是那个人。

我想让你不那么难过,所以我给你了一件小礼物。回信吧,我会想你,并等待你的信。

Wordsmith。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就是你鼓励我的方式吗?你怎么能随意地送给我这么精致而显然价值不菲的东西?我不能相信你竟然给了我这个。我正戴着它给你写信,我爱它在我肌肤上留下的触感,而当我的手移动时,灯光让这祖母绿更加流光溢彩。每当我看到它,我都无法呼吸。而这不仅仅是因为它如此美丽,而是...它让我知道了你在关心我。

我赞同你所说的关于内在联系的一切。这也是一直以来我约会失败的原因,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很好的人,并且外表迷人,但是我就是觉得差了点什么。而你,就能感觉到一种特殊的内在联系,让我感到舒适,就从我读到你的第一封信的那时起。终于,我们俩好像都有了希望。我也给了你一件小礼物,它不像你给我的手镯那么奢侈,但我想你会喜欢的。

Fire-Breather。


我...wow。你到底是从哪找到这本书的?我已经找了几年了,它是如此珍贵,而你竟然真的给了我第一版?我简直不知所措了,我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了。这些年里我多次听说关于“Archibald Marchbanks”和他写的“Romp through the Woods”,我被一再告知这是巫师界最好的儿童读物,我太想读一读它了!

非常感谢你,你怎么会说它不如我的礼物奢侈?这是珍贵!而我会珍惜它的。你知道吗,你真是太棒了。

Wordsmith。


我很高兴你能喜欢我送你的书,它已经在我家族里很久了,它是我幼年时最爱的书。某天我在查看我的图书馆时,我偶然地发现了它并想到了你。我能想到你现在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坐在你的花园里,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也可能是在树荫下,读着关于树精灵、龙和金脚女神的故事。真希望我能在你身边。

Fire-Breather。

评论(2)

热度(54)

© 露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