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翻]哈德 On the wings of an Owl 02

原文发于AO3请戳 这里


亲爱的Wordsmith,

从你的书信就能看出你与你的笔名一样文采飞扬了。我猜你是个作家,对吗?我感觉这个身份与你所提及的苏格兰高山、林间散步非常相配。我喜欢你所说的关于园艺的事,烹饪对于我来说也是这种感觉。我从二十岁时开始自己做饭,因为我一个人生活,失去了家庭并且非常失落。一开始这对我来说是必须做的,但后来我发现我非常享受烹饪。

那对我来说确实是一段非常糟糕的日子(我猜对整个巫师界来说都是一样),而我在烹饪中找到了一点安慰。这是我生命中为数不多的能让我回避糟糕回忆的事。现在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是艺术和音乐以及其他任何我享受的行为一样。

我在乡村长大,我的妈妈如你一样擅长照料花园,我的家园也非常美丽。但是几年前我失去了我的父母,现在我发现独自住在那间房子里对我来说相当困难,那里充满了关于他们的回忆,让我感到痛苦得无法忍受。所以我搬到了我在伦敦市中心买的公寓。这是个好的改变,但是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两年后,我感到自己对城市非常疲倦。我爱你所说的居住方式,我希望我能拥有我自己的一块地方,并且我能好好爱它。

你在你的资料中说你喜爱阅读。你都看些什么类型的书呢?我看些麻瓜文学,尤其是奇幻小说和科幻小说。我仍记得我发现《指环王》的那天,那是我十六岁的夏天,我们家正经历困难,而这本书对我来说就像是天堂,我把自己沉浸在阅读中而得以从生活中逃离。

期待你的回信。

Fire-Breather。


亲爱的Fire-Breather,

很高兴看到你提到了《指环王》,这确实是一本非常经典的书。我读这本书的时候十七岁,那正是巫师界历经折磨的一年,我同样在阅读中找到了暂时的逃避和安慰。我反复阅读这本书,因为我感觉其中与我们正经历的非常相似。

这本书让我哭了,并给予我希望、痛苦和微笑,同时还有对于奇幻小说的热爱。如果你必须选择一个书中和你最相似的角色,你会选哪一个?对我来说是Frodo Baggins,一个矮小的霍比特人,肩负不可完成的重任并最终完成了它。若没有Sam,他不可能成功,而他最终做到了。

你猜对了,我是个作家。我写些给孩子们看的读物。那是个很偶然的机会,我给我的教子写了点小故事作为圣诞节礼物,他非常喜欢并向我要求更多的故事,所以我开始更多地写作。他的祖母读了这些故事,并认为它们应该被更多的人阅读,所以她把这些故事寄给了出版社,而后来出版商给我寄来了合同。

现在你知道了我的职业,你也得告诉我你的,这样才公平。如果你厌倦了住在大城市里,为什么不搬家呢?是你的工作让你不得不住在那吗?

Wordsmith。


亲爱的Wordsmith,

很高兴得知你的职业,尤其是关于你偶然地开始从事的部分,不得不说这就是命运的奇妙所在。我则拥有一家生产魔药的小公司,现在公司正处于扩张的过程中,因此我必须留在伦敦。我本来可以住在乡村,每天用幻影移形来上班,但是我更倾向于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工作,这对我来说更好一点。

而说到你关于《指环王》的问题,我想我最像的角色是Faramir,他一直努力想获得父亲的认同,这一点与我惊人地相似。我与我父亲的关系非常复杂,为了让他满意,我不得不做了许多愚蠢甚至是灾难性的决定。而没有一件事让他觉得我做的足够好。

Fire-Breather。


亲爱的Fire-Breather,

很抱歉听闻你与你父亲的关系。我确信每一次他要求你做愚蠢的事,都是给你他认为对你最好的选择。大多数父母都很为自己的孩子着想,但我想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他们对于自己的孩子来说,有多大的能量,又能造成多大的伤害。如果有天我身为人父,我希望我能记得这一点并严格遵守。你呢?你想过有天当爸爸吗?

我在我只有一岁时就失去了我的父母,关于他们我一无所知,我所知道的都是后来别的人告诉我的。我由我的姨妈和姨夫养大,他们毫不掩饰对我的厌恶,把我看成负担,他们有能力却从未为我做过什么。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是记忆仍然清晰。

我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有很多朋友,我知道他们很爱我,但我知道这和拥有一个家庭是不一样的。我知道即使拥有一个我自己的家庭,也是不能弥补我幼时的缺失的,但我想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如果有一个人能把我看做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不论何时都依然爱我。

Wordsmith。


亲爱的Wordsmith,

我难以想象在没有父母的家庭中成长是什么感受,尽管我曾不止一次设想过,如果没有我的父亲,我的人生将会更顺利些,如果没有他,我一定会成长为一个更好的人,而不是拥有现在这样多的遗憾。他不是一个好人,在他眼中,我从来都只是他的工具。他已经离世有些年头了,但是我有时仍会感到痛苦和忿恨。所以我能理解你幼时的遭遇让你多么难过。

我的母亲非常爱我,但她并不会完全地表露,她想要解除父亲对于我的爱好的控制,我想她已经尽力了。我现在确实有一些关心我的朋友,他们会竭尽全力让我不感到孤独,但是没有什么能代替我的家庭。从出生起,我所接受的教育就是:我的责任就是与一个女巫结婚,并生下一个孩子来继承我的家族。而现在我不必再为继承人的事担心了,但我还是想要一个孩子,就算是领养的也没关系,因为我觉得每个孩子都是如此特别。我一定会迎来成为父亲的一天,但是那或许要等到我拥有一个伴侣之后。

请允许我问一句无关的话,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是gay的?如以往一样期待你的回信。

Fire-Breather。


亲爱的Fire-Breather,

把这个说出来有点尴尬,但我确实是在二十岁时才意识到我是个gay,这并不意味着在此之前我否认这一点,我只是感到模糊。我与女孩交往的经验很有限,因为我在社交方面有点苦手(看看我幼时的经历就知道了),并且我有点晚熟。

还是我的女友第一次提到了我可能是个gay,而这正是我与她交往时显得笨拙和迟疑的原因。现在回想起来,与女孩交往确实是一段尴尬的经历,但是那让我更加看清了我自己,所以也挺好的。你呢?

Wordsmith。


亲爱的Wordsmith,

我是在十四岁时发现我爱上了班上的一个男孩。我尝试去否认这个想法,因为我父亲是不会允许我是个gay的,而最终我只能强迫自己忘记这一点。我想这个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我仍记得有个早晨,我带着满身的瘀伤和疼痛以及宿醉后的头痛在旅馆的房间里醒来,而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达那里的。

这是一段我几乎不愿提及的痛苦回忆,但也是它让我意识到我应该停止这种抑制自己本性的行为,我应该接受自己是gay。那件事同时也让我对亲密行为感到紧张甚至是不舒服,那时十九岁的我不愿意与任何人分享我的伤痛。在那之后,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不再对性事感到不适和屈辱。

这件事我从未对人提起过,我也很惊讶我竟然能把这件事说给你听。你曾谈过认真的恋爱吗?

Fire-Breather。


亲爱的Fire-Breather,

我也发现了我总是愿意把痛苦的回忆与你分享,我不能解释为什么,但是与你对话就是让我感到难于言表的轻松。我在知道自己是gay后曾有过两段关系,但是它们持续的时间都没有长到能被称作是“认真的”,我不想随意就展开一段关系,但我似乎在挑选错误的人这一点上很有天赋。

我首次与男人恋爱的经历还不错,它让我发觉了我作为gay的性欲,并开始享受gay这个身份。这段关系持续了一年,直到我的男友想要与更多的人一起玩,他说:“在我们如此年轻时,就把自己锁在一段恋爱关系里,这是多么的愚蠢。”我不同意他的观点,然后就这样了。

而我的另一段关系是与一个麻瓜。我在酒吧里见到了他,并很快就喜欢上他,但是我没法告诉他有关魔法的这一切,而这最终成为了我们之间最大的障碍。我决定在合适的时候把一切都告诉他,但是他没让我们等到那一天。直到现在我仍不知道他为何离开我,他只是留了张字条告诉我他不想再和我见面了。

这也是两年前的事了,从那之后我没再恋爱过。我也尝试过与人约会,但是他们中没有一个让我觉得喜欢到可以开始一段恋情。我也不喜欢单纯的肉体关系,所以这两年来我一直单身。

你呢?

Wordsmith。

TBC

评论(3)

热度(70)

© 露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