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Wasting & Happy Ending

summary:一直想写的原著向EC,不开心就又加上了后半部分的妄想。一半是我对EC的理解,一半是我对EC的期望w一发完。

BGM推荐我觉得最适合EC的一首Happy ending-Mika


7.

  很难说失去双腿和失去Erik,哪一个对Charles打击更大。

  诚实地说,Charles没想到事情会脱离自己的控制到这种地步。他曾以为自己能说服Erik,因为他是如此地正确,而Erik只是一时的偏激,他迟早会认同Charles的观点,与Charles站在同一边。

  但现在他失去Erik了。

  人一生中会拥有许多朋友,并会失去其中一大部分。Charles拥有过也失去过许多朋友,但这次显然不一样。

  Erik用最残忍的方式离开了他。他带上头盔,给予Charles硬币穿脑的疼痛,间接让Charles失去双腿,然后带着Raven消失了。

  最重要的是,他带走了Charles的信任,他亲手在这段关系上留下一道口子,就算时间流逝,总会留下疤痕。

  在那段Charles精神最为脆弱,对自己充满怀疑的时间里,他一度觉得自己从未了解过Erik。

  但很快他就想通了这一切,就跟接受了自己失去双腿的事实一样快。

  因为Erik一直都是那个样子,而在Charles的世界里,他只是Charles想象中的样子。

6.

  Hank完成采购回到西彻斯特时已经接近中午了。

  Charles和往常一样瘫坐在宽大的座椅里读书,面前是一盘残局。

  “Charles,你看新闻了吗?”

  “什么?”

  “Erik...我是说,Magneto...因为刺杀总统被逮捕了。”

  Charles仍陷在椅子里,双腿换了个方向交叠起来,不再明亮的蓝眼睛望着桌上的棋盘。

  “哦。”他说,而Hank好像因为他的反应而呆在了原地,于是Charles补充道:“我是说,我知道了。”

  是的,知道了,仅仅是知道了。这没什么的。

  “好吧,我去做饭。”Hank有些尴尬地转头离开了。

  Charles端起酒杯,想的却是Erik战斗时果断而凌厉的眼神。

  这样很好,不用担心政府杀死他,最多不过把他软禁起来,这样限制他的行动,他就不会出去做蠢事,他很安全,别人也很安全。剩下的事,都与他无关了。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因为Charles已经放弃他的变种人大业了。

  假设现在Charles放弃了一切立场,而Erik只是他的一个老朋友,那么Erik活着,就够了。

5.

  Charles不是没想过有天会和Erik再见。

  不管怎么说,在那时候给Erik用力的一击是他最遵循本能的反应了。

  这个人在这些年里做了一堆蠢事最后还把自己玩到监狱里去了,而对旧友这些年来的遭遇一无所知。有时Charles清楚地知道Erik从未亏欠自己一丝一毫,有时又固执地认为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他倒是真没想过有天会需要Erik来对自己说教,而且它真的起作用了。

  其实Charles什么都知道,他只是不愿意深入思考,他不愿意把事情想得太透彻,不愿意承担作为一个聪明人的责任。

  后来回想起来飞机上那一夜,除了下棋,他们至少应该聊点什么,除了变种人大业和扭转未来。

  而Erik只是对他的腿表示了抱歉。

  他们甚至没有尝试说服对方。能说的太多太多了,他们对老友这些年的经历一无所知,但作为某种意义上的对手和盟友,他们知道对方的目的以及思维方式,也就足够了,根本无需多言。

  既然这样,只把对方当成对手和盟友,不论在棋盘还是别的方面,是不是都会轻松一些?

4.

  几乎没人能理解Charles为什么在Erik的头盔被扔在一边后放走了他。

  原因也并不复杂,除了这样做,Charles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吗?把他关回五十层地下?把他绑回去然后对他洗脑?

  首先,Charles不可能杀了他,其次,Erik不可能选择与Charles站在一边,而这次的事件已经相对顺利地结束了。

  Erik不傻,他会吸取些教训了。

  “Good bye,old friend。”

  “Good bye,Erik。”

  但是Charles再没机会告诉他,在那个未来的时空里,他们终于站到了一起。

  而这并不妨碍他们在当前的时空里越走越远,并且他们都不打算就此做出任何改变。

  不如说,如果想要改变这状况的话,早在十年前就应该拼尽全力了。

  互相尊重,这是默契,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情感延续。

  更是在另一种意义上完全否决了妥协合作的可能。

3.

  随着人年龄的增长,对事物的看法当然也会发生变化。

  现在Charles就认为Erik没那么特别了。他们曾是好朋友,直到现在仍是好棋友,只要在一起,随便聊点什么(当然除了有分歧的那一部分)就觉得很开心了。

  所以现在他们已经能够时不时地坐在一起聊点什么。

  Erik不带头盔,Charles也不读心,他们很有默契地对不愉快的过去以及有分歧的现在只字不提。

  他们就像两个普通的老友一样。Erik开车,Charles坐在他的副驾驶座上,车开到餐厅,他们对坐着聊天用餐,分享心情,然后Erik推着Charles去公园,散步聊天下棋,最后Erik把Charles送回学校。

  不要说任何关于利益的话,也不要猜测对方言语的真假。他们笑着,指点过去,畅想未来,就和年轻时一样。

  如果不是他们都老了,这可真像是一次又一次的约会。

2.

  古巴事件之后的几十年里,Charles就没再给过Erik过多的信任。好在他们的关系从来不是靠信任维持。

  他们有过短暂的和好,又在下一次冲突来临时对立,事件过去后又和好,如此循环往复过数次,在外人看来完全难以理解。

  最后一次决裂之后他们站在了彻底的对立面,没有再和好过。

  但他没想到Erik会有一天反过来利用他对Erik的感情,更别提这感情早就摇摇欲坠了。

  Charles从不软弱。但他确实没法下手杀死Erik,哪怕他做更多坏事,不到万不得已,Charles不会对他起杀心,不论如何,Charles不可能亲手杀死Erik。而万磁王显然深知这一点,他太了解Charles,所以才能在众目睽睽下带着小淘气离开。

  时间更改了他们的面容,也让某些东西淡化,同时让另外一些东西更清晰。

  “He became Magneto.”

1.

  种种迹象表明,只有当Charles死去或是Erik不再是万磁王了,Erik才有回心转意的可能。但不论是上述哪种情况,都为时已晚。

  或许直到Charles在自己面前灰飞烟灭,而自己也失去了超能力,Erik独自坐在公园里对着残局,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是在浪费时间。

  他做的事情都失败了,每次都被Charles阻拦了,甚至在最后都被证明了Charles才是正确的。本来Erik也没有让Charles为了自己的计划死去的打算,就像几十年前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让Charles失去双腿。

  而现在Charles死了。毫无疑问Charles在Erik的生命里是特别的,从始至终,他是Erik一生唯一的朋友,同时也是某种意义上最大的敌人。

  Erik很厌恶Charles一次又一次地阻挠自己的计划,同时又默默感激Charles为变种人所做的一切。毕竟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做的其实是同一件事,只不过后来因为观点和方式的不同,他们越走越远,直至背道而驰。

  即使是Erik也会怀念最开始的那段时光,但他不会后悔自己为变种人所做的任何一件事。

  Magneto在事业方面一败涂地,没什么可说的了。而Erik如果还有什么遗憾的话,或许都是关于Charles的。

  他们本来可以和好,可以合作,可以为了共同的目标努力,可以共同面对强敌,可以一直是朋友,可以...

  除了他们本人,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关心他们复杂的关系里,是不是有过“爱”。

0.

  “All those years wasted fighting each other,Charles.”

  我们从不缺少改变和挽回的机会,但我们一直以来,都只是在浪费时间。

  I feel as if I‘m wastin’,and I‘m wastin’ everyday.

-1.

  老年的他们拥有了一次合作的机会,这次他们终于能站到一起,面对共同的敌人。

  Erik带着残存的兄弟会成员,抵达了X学校,而Charles正等着他。所有的变种人在此刻成为了一个整体。

  他们作为变种人都认同的领袖,带领更优秀的一批新生代,大家一起商议和作战。Charles用他的智慧拟定作战计划,Erik的果断以及看待问题的独特眼光时常能补足Charles的善良。时代不同了,Erik成为了正确的那个。

  形势危急,每个变种人都在担惊受怕,而Erik和Charles还像最初一样,在西彻斯特的书房里对坐着下棋。他们并不恐惧,并把这样的精神和力量传递给了孩子们。

  幸运的是,在全体变种人和部分愿意帮助变种人的人类的努力下,他们最终取得了胜利。

  停战协议达成,人类不再使用哨兵攻击变种人,变种人也不能危害社会秩序,政府将推广宣传,更多的变种孩子将被送往X学校教育。

  Erik推着Charles从白宫出来,严肃的脸上露出笑容。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Erik?”

  不带头盔的万磁王笑出了声,“Charles,看在我的老巢被哨兵轰成碎片的份上,你愿意收留我吗?”

  Charles也笑了,布满皱纹的老脸上迸发出生机,“当然了,我还缺一个电工教师。”

  “只是电工教师吗?”

  “如果他还能推我散步,与我下棋,陪我聊天,我会考虑给他提一下职称和薪水。”

  两人都大笑起来,夕阳下,他们的影子在草坪上拉得很长,这情景有些熟悉。

-2.

  “Charles,如果一个人不再信任另一个人,是否说明他不再爱他了?”

  “显然不是,因为从很久之前我就不再信任你了。”

  “我亦是。”

-3.

  又一次,Erik把Charles送到西彻斯特不远处。

  “抱歉,最近烦心事有点多。”

  “别这么说,随时可以来找我。”

  车已经停了下来,而Erik毫无让Charles下车的意思,Erik的表情有点纠结。Charles静默地望着他的侧脸,等待他下面的话。

  “My old friend,你不觉得我们就像是在约会吗?”

  Charles因Erik突如其来的话而心跳加速,惊愕过后的回答却出人意料地平静:“我一直以为我们就是在约会。”

  “我们以前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现在开始也不算晚。”

  这个吻来得自然又甜蜜,逐渐由纯洁转向激烈,直到Erik的手开始不规矩。

  “Erik,你确定要在现在吗?我下午还要给学生们上课...”

  “管他的呢,我都等了半辈子了,让他们等半天算什么。”

-4.

  “He‘s all yours,Charles.”

  Charles并不知道Raven想让自己怎么处置Erik,或许她只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就慌忙地逃离了现场。

  被狼狈地压在水泥下的Charles想了一会,还是决定跟老友聊上两句,于是他把Erik带回了西彻斯特。

  即使经历过不愉快,此刻他们依然对坐着喝酒下棋。

  “看吧,Erik,用你的方法只会造成失败。”

  “你也一样,不是吗?或者说你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吗?”

  “我希望你能留下来。”

  “别开玩笑了,Charles。”

  “如果你真的感到抱歉,你就应该做点什么,而不是继续犯错。”

  “可我对你的学校没一点兴趣,再说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不。”Charles抬起头,眼神格外坚定,“在那个改变前的未来,我们统一战线了。”

  “那挺好。”Erik不以为意地点点头,但眼底已有一丝动摇。

  “在那个时空里我们已经浪费了一生来对抗彼此,所以我希望这次,我们能有所不同。”

  Erik没答话,他皱眉,停顿了一会才说:“没人会想与自己的老友为敌,Charles。但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有。”

  “什么?”

  “如果这次我们能不抛弃彼此。”

-5.

  飞往华盛顿的飞机上。

  夜已深,二人已经不记得下过几局棋了。能聊的都聊得差不多了,气氛有些沉默。

  “Erik,我是说,我们能不能聊点别的,关于你,或者关于我。”

  “是的,见到你我很高兴,我的老友。你过得好吗?”

  “你也看到了,我很不好。”

  “十年了,虽然现在说这个好像不太合适,”Erik的眼神望着棋盘,微笑着感叹,“你...应该已经结婚生子了吧。”

  一时间似乎四周都安静下来,只听得见发动机的轰鸣声。

  “是的。”

  Erik的表情变化不太明显,展现出的笑容有点尴尬,“非常遗憾没能参加你的婚礼。”话音落下之后,Erik的神情有些黯淡,尤其是那双灰绿色的眼睛,似乎更加昏暗了。他的神情严肃地不自然,更明显的是他走错了一步棋。

  Charles突然很遗憾自己失去了读心能力。接着他笑着倒在椅子上,装作不在意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噢,Erik,我只是跟你开了个玩笑,要知道,没有人能看得上我这个残疾的中年人的。”

  Erik的表情又一次变得很复杂,然后也配合着笑了起来,好像只是被一个普通的恶作剧整到。

  最后他的表情回归平静,“不管怎么说,其实是有的,Charles,只是他觉得自己...”Erik说到这里,别开了头,又一次走错了棋。

  “好吧,我们果然不应该聊这个。”Erik无奈地摇头,只能选择生硬地扭转话题。

  “不,Erik,我想听你说下去。”

  Erik看着Charles,Charles也看着Erik,然后同时低声地笑起来。

  “好了,别笑了。”Erik说,“你什么都知道,只不过不能从我脑子里读罢了,何必让我说出来。”

  “我的确知道,”Charles顽皮地点头,“我也知道你不敢说出来。”

  “我没什么不敢的,我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

  “那好吧。”Charles摊手,不再追究。

  一分钟后,表情一直阴晴不定的Erik终于开了口。

  “我爱你,Charles。”

  “我也爱你,Erik。”

-6.

  没有人能阻挡知道Charles的腿的事之后的Erik。

  那时已经入夜了,Charles一个人在卧室里读书,忽然看到床头的闹钟震动了一下,而他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Charles,我可以进来吗?”窗口传来熟悉的声音。

  “请进。”

  于是带着紫红头盔的男人从窗口爬了进来,样子有些狼狈。

  坐在床上的Charles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书,看着男人跳进了暖黄灯光的屋子。

  “好久不见,有何贵干?Erik。”

  Erik看着灯光下的Charles,他面容的轮廓依然柔和,唇角的笑意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而他正穿着睡衣,靠坐在床上看书,双腿上盖着被子。

  “对不起,Charles。”

  Charles仍不确定Erik道歉的内容,因为他带起了那个该死的头盔。

  “什么?”

  “对不起,你的腿,我很抱歉...”Erik有些口不择言。

  “没事,Erik,这不全是你的错,你能回来我就很高兴了。”

  Charles的手犹豫了一下,最后落在了头盔的侧面。

  Erik的手附在了Charles的手之上。然后他轻柔地拨开了Charles的手,并在Charles的注视下摘下了自己的头盔。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Erik用很正式的握法拉住了Charles的手,拇指在手背上轻轻摩挲着,这不经意的动作让Charles有点不好意思了。

  “所以,读我。”Erik望着Charles的眼神很坚定,“立刻。”

  Charles的手缓缓附上了自己的眼角。没有了头盔的阻隔,万千思绪就这样涌入Charles的脑海。

  Erik也不知道对方看到了什么,总之Charles现在的表情正在松动,像是要哭,又像是要笑。

  Erik想说的并不复杂,无非是抱歉和爱。

  “对不起,Charles,我真的没法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我爱你。”

  他们看着对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Charles的手离开了额角。

  Charles捧住Erik的脸,嘴唇激烈地撞在了一起。

-∞

  “你真的觉得你现在在做的事是有意义的吗?”

  “你只是在浪费时间。”

  “你应该停止这愚蠢的一切然后飞奔到他身边,这才是有意义的事。”

  白发苍苍的Erik摘下了头盔,在Mystique等人的注视下跑出了基地。

  “你去哪?”一路上,许多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他耳边询问,而Erik置之不理。

  他跑过兄弟会的老巢,跑过政府的变种人研究机构,跑过他破坏后又重建的大桥,跑过Jean Grey家的别墅,跑过艾卡里湖,跑过烟花璀璨的纽约...

  风在他耳边呼啸而过,他觉得自己离那个人越来越靠近,而自己则越来越年轻。

  他继续跑,跑过埃及,跑过白宫,跑过五角大楼,跑过古巴沙滩...他正不顾一切地奔向西彻斯特。

  去他妈的变种人大业,去他妈的Jean Grey,去他妈的史崔克,去他妈的天启,去他妈的哨兵计划,去他妈的Shaw!

  抛弃了这一切,Erik觉得格外地轻松,而自己也已经由垂垂老矣的模样变成了年轻的样子。

  西彻斯特近在眼前,他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Charles。

  黑头发蓝眼睛的年轻教授站在花园的中心,手插在口袋里,对Erik微笑。

  Erik缓缓停在了离Charles不远的地方,奔跑让他的呼吸有些急促,而Charles正不慌不忙地看着他。

  “你来了,我的老朋友。”

  周围并不是空无一人,有许多可爱的学生和老师们。而他们的眼里始终只有对方。

  接下来的动作就像是经历过千万次的排练般熟悉。

  他们微笑着,缓缓上前,拥抱彼此,然后接吻。

  就在这夕阳下,在秋天,在草地上,在孩子们的笑声中,在任何你能想出的最好的时刻。

  happy ending。


写完这篇就暂时不打算写EC了,谢谢喜欢我的文字的大家w

#EC

评论(15)

热度(24)

© 露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