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相矛盾10题(1,2)

 @白色的GagMai 提供的自相矛盾10题:色气的清水文,纯情的红烧肉,没有啪啪啪的限制级,让人哭出来的小甜饼,一路笑到底的BE,只能死掉的HE,爱到最后分开的HE,双方都渣掉的至死不渝,死不悔改身心愉悦的NTR,清爽到底的黑化

为了保持阅读乐趣就不写名称了w大家猜猜这两个片段分别是哪个吧w

1.

  冬天的清晨很冷。对任何人来说,从温暖的被子里爬出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还好,对Erik来说应该算是相对容易。

  昨天晚上下了雪,但是这阻止不了预定好的行程。Erik有点担心Charles会因为这个而耽误在路上,又希望他能继续在温暖的室内安眠。

  带着这样的期待,Erik推开了大门,没想到Charles已经在那里了。

  门口的男人正因为寒冷而缩成一团,两脚小幅度地跳动着,带着毛绒手套的两手按在脸上,脸颊因为寒冷而变得通红。

  他因为被好友看到自己这模样而有些羞涩地笑了,他笑着说:“早,Erik。”

  “早,Charles。”Erik对他微笑,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出现而感到放心,以及温暖。

  Charles又扬了扬手,手背上的毛绒印花与他一身黑色的大衣格格不入。

  “我的手套找不到了,只能拿Raven的了。”

  “你确定她醒来后不会生气你撑大了她的手套?”

  “噢!”Charles的表情生动而夸张,眉头皱起来,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那可真是太令人头疼了!”

  Erik被他逗笑了,接着上前两步,取下自己的帽子,带在了Charles头上,并细心地调整好角度,尽量多地遮挡寒冷,抽离时大手顺势揉了揉Charles冰冷的耳朵。

  “真暖和。”Charles微笑着凝视Erik的动作,后者的表情近乎严肃,正一丝不苟地把围巾缠到Charles的脖子上。

  当Erik终于整理好了帽子和围巾,目光终于与Charles的目光相接触时,他只是极力压抑住嘴角的笑意,转身踏上了离开大宅的小路。

  Charles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眼里的笑,于是快步跟了上去。

  “谢谢。”

  “不客气。以后别穿这么少就出门。”

  “你也是,Erik。”

  每到这个时候,Erik就会感到发自内心的无力,老天啊,快告诉他该怎么与Charles聊天。

  “今天天气好冷。”

  “是啊,今年的第一场雪。”

  “你喜欢下雪吗?”

  “小时候喜欢,我想以后或许就不会喜欢了。”

  “为什么?”Erik感到奇怪,于是转头望着并肩而行的男人。

  “不为什么。”Charles的目光朝下,Erik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笑意。

  又是一阵无语。

  “时间还早,一起吃早饭吧。”Charles的脸从灰围巾里露出来,神态和语气都很轻快。

  Erik稍稍犹豫了一会,还是点头答应了。不如说他从一开始就不能拒绝Charles。

  和过去一段时间的每个早晨一样,Charles到面包店的小窗前,对店员说:“您好,三明治和鲜牛奶...”

  “两份!”服务员小姐和Charles同时说道,甚至连他那苏格兰口音都学得惟妙惟肖。

  服务员小姐看了看Erik,笑了,Charles看了看Erik,二人相视而笑。

  早餐店里的暖气有点过于充足了,Charles的脸上泛起两团明显的红,Erik看着他吹气暖手的样子,笑了。

  Charles用眼神询问他笑什么。

  Erik摇头,眼神和嘴角都太过温柔了,然后他把Charles的两只手握在手里,动也不动,让自己的温度与Charles的融合。直到他感觉二人的手已经是一个温度时,他才问:“暖和一点了吗?”

  Charles微笑着点头,缓缓抽回手,脸红被室内过热引发的红晕所遮盖。

  吃完早饭,走出店门,太阳已经出来了,暖黄的阳光照耀在厚厚的白雪上。

  Erik制止了Charles戴手套的动作,取而代之的是自己伸手握住了它。

  “再走一段?”“好。”

  Erik望着道路两旁,被白雪覆盖的房屋和街道是他所不熟悉的景象,清晨的小街上没有行人,他忽然有种错觉,自己与Charles正行走在雪原之中。

  真想就这么一直牵着他走下去,随便聊些什么,理想未来也好,生活琐事也罢,什么都好。

  这条路很长,但是总有尽头。

  二人停在了车站前,然后默契地同时转过身面对对方。

  “我就送你到这里吧。”Charles仍带着Erik喜爱的笑容,而眼神与笑容并不匹配。

  “足够了。”Erik点头,无法继续这对话。

  后来回想起那个瞬间,他们都以为对方会展开一个吻,但是事实是,他们都没有动作,只是望着对方。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Charles问。

  “可能还有一句。”

  “什么?”

  Erik忽然伸出手,捂住了Charles的耳朵,力道过大而让Charles感到有些疼痛。

  Charles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看到Erik的嘴唇快速地动了动,然后自己的耳朵被松开了。

  本能地,Charles不敢让Erik再说一次,所以他只是揉了揉有些疼的耳朵,然后点点头。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害怕是那一句,又害怕不是。

  “是的,我也会想念你的,Erik。”Charles真诚地说。

  Erik的微笑变成了挂在脸上的面具。

  “Good bye,my old friend。”

  蓝眼睛的男人最后取下了脖子上的围巾,笨拙地挂在了Erik的脖子上,又把帽子按在了对方头顶。

  “Good bye,Erik。”

  Erik坐在车上,望着车窗外的Charles,他笑着对Erik招手,神态自若,甚至把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随意又潇洒。

  他早就知道,他和Charles是同样优秀而又不一样的人。但在那时他才突然意识到,Charles并不软弱,不需要他时刻关心,Charles并不孤独,不需要他一路陪伴,Charles并不需要他牵着走完这条路。

  所幸走到这里就要结束了,列车就要开往冰雪覆盖的地方,这个故事不会再有后续。

  列车的车笛响了,Erik最后一次微笑着对Charles挥手。

  直到对方的笑容慢慢地消失在视野里,Erik才倒回车座里,目光深沉。

  而车外的Charles两手被冻得跟冰块一样,刚才的潇洒笑容都消失不见,蓝眼睛追寻着远去的列车。

  他说:“Ditto。”

2.

  Charles望着躺在椅子里神态自若的Erik,微微偏头,意味不明的笑意在红唇间弥漫。

  因为家境优渥而被保养得很好的手指慢慢附上酒瓶,拇指优雅地拨开瓶盖,纯黑中隐隐透着暗红的透明酒液随着酒瓶的倾斜而落入玻璃杯里,并上扬起一个流畅的弧度。

  Charles的蓝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些黯淡,却又好像下一秒就要迸发出墨绿色的光,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起童话里能迷惑人心的那种眼瞳。

  他就是用那种眼神看着Erik,目光在Erik的身上游移。

  而Erik正以一种霸道又充满挑衅的姿势靠在椅子里等着他,是的,等待着Charles。他细长而有力的双腿交叠着,右腿接近脚踝的部分斜搭在左膝盖上,这使得他的右脚几乎要翘到桌面上,上半身则斜靠在沙发椅里,就像是只放松的狮子,这使得他看上去不像平时那么高傲不可侵犯,而黑色高领毛衣则补足了这一点。不得不说不论是黑色高领毛衣还是灰色西裤,都完美地贴合了Erik的气质,高傲而禁欲。

  Charles微笑着结束了这一次眼神的旅行,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愚蠢,他先放下了酒杯,对Erik无奈地笑了笑,伸手示意上面沾上了酒液,而Erik也对他无奈地笑笑。

  “?”“轻便。”

  于是Charles伸出红艳的舌尖,慢慢吻上了自己的手。

  先是指尖,接着含进一个指节,然后手指缓慢地离开了红唇,而Charles的双唇仿佛舍不得手指离去一般微微撅起,追逐着,挽留着,手指脱离时甚至发出了声音。

  Charles没有看Erik,而是专心到近乎虔诚地对待自己的手指,就好像那不是手指,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仍然带着晶莹液体的指尖划过红唇,Charles的眼神很无辜,就像是做错了事却又明知自己不会被责怪的坏小孩。他最后用牙齿咬了咬下唇,使得它更加湿润和鲜艳了。

  Erik一直高高扬起的下巴在下沉,灯光下,他深刻的眉眼更加突出,尤其是那双眼睛,由灰绿变成了攻击性的琥珀色。他的嘴角勾起一个极小又极微妙的弧度,角度的变化使得眸色更加深沉。

  无辜的蓝眼睛和侵略性的绿眼睛对视着,视线胶着,仿若实体。

  直到Erik略微增加了嘴角的弧度,眼神从蓝眼睛飘到自己对面的椅子里,又飘回Charles身上。

  Charles这才端起手边的两杯酒,自然地走到Erik面前。

  Erik仍然陷在椅子里,单手支撑着脸颊,两指按在颊边,两指靠在唇边,他上挑着眼望着面前的男人,七分挑衅三分挑逗。

  Charles的嘴角持续上扬,奉上一杯色泽艳丽的红酒。

  指尖相触碰那一刻的感觉太奇妙,明明渴求更多的接触却又像着了火似的迅速抽离,可怜的玻璃杯被夹在温热的手掌之间,来不及变冷。

  Charles转身,在棋盘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翘起腿,不知是故意的或是无意的,身体扭转成一个和Erik类似的姿势,但不如他那么夸张,更自然也更收敛。

  Erik望着他这一系列动作,抿了一口高脚杯里的红酒,随之而来的是吞咽液体的声响,接着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或许是欣赏美酒,或许是别的什么。

  “好了,让我们开始吧。”

#EC

评论(17)

热度(18)

© 露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