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美 法鲨的早晨(主题活动笼中鸟)上

po主执着地想写个甜梗,然后搞出了这种奇怪的东西真是不好意思啊_(:з」∠)_

总体上是马丁的早晨AU,后面会有各种其他AU


  Michael是个非常优秀的演员,他会尽全力诠释好自己的每一个角色,比如Erik Lehnsherr,比如Brandon,甚至比如Frank,但是他坚持认为,其中不会包括(James的)男仆、(James的)工人、(James的)超自然生物之类的玩意儿。


  自从跟James睡过之后,Michael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咳,先生,请注意您的说辞,我和James没有睡过,准确地说,我们只是在同一张床上共同度过了一个夜晚…也可能是半个。”律师Fassbenser推了推眼镜,严肃地说。

  他说的没错。实际情况是,那天James来找他喝酒的时候心情似乎格外地好,也就稍微喝多了一点。等到酒吧都要关门的时候,Michael不得不把这个口齿不清却还在不停地絮叨着什么的醉汉拖回自己家里。

  “hey,Michael,你知…知道吗,我有摸、魔力了!”James的双颊泛红,醉醺醺地望着Michael,重重地在老友的肩膀上捶了一下。

  Michael揉了揉疼痛的肩,把James推到床上躺下,说:“你他妈的在说什么呢?喝了点酒就以为自己是X教授了吗?”

  “No!No!No!”James晃了晃脑袋,然后嘴角慢慢上扬,眼神里带着神秘,他笑着说:“比他可厉害多了!”

  Michael实在不想听他废话,强行帮James脱了外套和鞋子,就把他塞进被子里。

  而James还没有停止,任由Michael动作,他只是追逐着Michael并继续道:“额、而且,我看你非非非常不错,所以我决定选择你…”

  “好了,James。”Michael完全没在听,他脱了衣服就钻进被子里,无意再与这个醉汉辩驳什么,“总之,不管那是什么,我都没一点兴趣。现在,求你睡觉吧。”

  “Michael!Michael!你为什么不理我?”James推着Michael的身体,但Michael仍然不理他。

  Michael印象中James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真的很不开心,Michael。”

  后面的事Michael也记不太清楚,然后他就睡着了。


  “Michael,早安!”

  Michael稍微有点头疼,他先辨认出了James可爱的苏格兰口音,于是下意识地回答:“早安,James,该死的你昨天晚上…”

  抱怨声在Michael完全睁开眼时戛然而止。

  这床为什么这么大?被子为什么这么软?床上重重叠叠的纱帐又算怎么回事啊?Michael记得自己的公寓并不长这样啊,这种阵仗他也只在电影里见过,而James正靠在床边看着他,手撑着下巴,表情是Michael再熟悉不过的那种有点深意的微笑。

  “Michael,虽然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但是本王不得不提醒你,你最好还是称呼本王为陛下。”James伸手摸了一把Michael的脸。

  Michael来回把眼前穿着古典服装的James打量了三遍,要不是那张脸仍是自己熟识的,他几乎就要对着他发作了。

  “国王大人?这什么玩意?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Michael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裸着上身,心里“咯噔”一下,“我的天,就算我昨天把你睡了,你也不用这么整我吧?”

  James的表情明显由愉快转成了略有不快,“Fassbender公爵,请注意你的用词,你知道,作为一个贵族,是不应该说出那种词语的。”

  “我是个公爵?而你是国王?”Michael从被子里爬出来,与James对坐着,“What the fuck?”

  James皱起眉头不解地望着Michael,而Michael更不解地望着他,最后还是James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好吧,看在你刚立了战功的份上,本王就给你解释一下,你昨晚庆功宴喝得太多,本王就把你带回寝殿了。”

  “到底是谁喝太多啊?”Michael抱住了自己的头,“James,James McAcoy!快告诉我这些该死的都不是真的!”

  “Michael,再说一遍,就算我们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你也不能直呼本王姓名。”James笑着,又隐隐暗示着自己的威严。

  Michael哭笑不得,这转变来得太突然使他完全没法适应。

  “国王陛下。”毫无感情的女声在帘外响起,“到了会见大臣们的时候了。”

  “好的,本王这就来了。”James起身,顺手把繁复的服装扔给Michael,对他微笑,“走吧,Michael。”

  Michael仍然不明就里,只得随意套上衣服跟随James出了寝殿。

  “我的上帝啊。”Michael一走出门,立刻被门外的景象吓了一跳,要知道,这种壮丽又细致地古典建筑,就算是在片场也是见不到的。

  而当拥有蓝色眼睛的小个子苏格兰人坐上王位,Michael就彻底无话可说了,他觉得自己或许是在做梦,要不就是...

  “Fassbender公爵,”就在Michael神游天际之时,国王James突然发话了。

  “啊,什么?”

  “说说你的看法吧。”

  “我...我没什么看法。”Michael实在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天知道刚才James和那一群老头在聊什么呢,总之,Michael扯出了一个招牌式的鲨鱼傻笑。

  但是显然没能蒙混过关。大殿里所有的人都呆呆地望着他,好像看一个异类——虽然事实上他就是。

  “Michael,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Michael!Michael!!!”

  Michael Fassbender是被狂躁的大叫声和吵得不行的闹钟同时叫醒的,并且因为睡眠不足或是宿醉以及错误的睡眠姿势导致浑身都疼。

  “What the fuck...”Michael睁开眼,稍微回想了一下,确认之前关于国王James的事情一定是个梦。

  但是,眼前这地方显然仍然不是他的公寓。这是一个简陋得多的小破房间,而他正窝在一张过短过窄的沙发床上。

  “Michael,该起床工作了。”穿着便服的James正站在门口,有些不耐烦地看着他,“为什么你今天又睡过了?”

  “James?怎么又是你?!”Michael来回把眼前的男人打量了好几遍,确定这就是James McAvoy。

  “What?”James瞪着他,“还不去工作?”

  “工作?什么工作?”Michael起身,在沙发床边找到一套非常劣质的粗布衣物,将就着穿上。

  “Michael Fassbender,作为一个农业工人,你应该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而不应该这么对农场主说话。”

  “这他妈都是什么鬼?”Michael无奈地坐到床上,丝毫不打算出门工作,“你一定是在开玩笑,James。”

  James没答话,而是深沉地看着他,意外地让Michael觉得有点好笑。

  “Michael,你真是太烦人了!”


  这次Michael是自己睁开眼的,耳边仍然回荡着James那句震耳欲聋的“你真是太烦人了”。

  “Hey,Michael。”

  而这次的场景貌似正常了一点,眼前的并不是James,而是个女秘书打扮的年轻女性。

  Michael穿着西装,坐在集体办公室的窄小隔间里,紧张地望着眼前这个女人。

  “在下班前把文案做好,交给老板,知道了吗?”

  “好的。”

  而事实是Michael Fassbender对这些事一窍不通,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心情做什么文案,于是当他走进经理办公室,毫不惊奇地看着桌后西装革履甚至带着金丝眼镜的James McAvoy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了。

  “James。”在Michael递上文件,James随手翻看时,Michael忍不住开了口。

  “What?”James微微抬头,蓝色的眼睛透过镜片望着Michael。

  “没事,我就是想说,你穿这身,还挺好看的。”

  “谢谢。”James勾了勾嘴角,透出一点点的轻蔑,“但你知道,对待你这份文件,我只能说...”

  Michael认命地点点头,闭上了眼。

  “Michael,你真是太没用了!”


  “好吧,这次又是什么?”Michael睁开眼,冷静地坐起来,望着眼前这个屋子。

  灰白的墙面,简陋的家具,房间虽然窄小但是不失温馨,看上去又是个贫穷的环境。

  “还不错了,至少是现代。”Michael穿上衣服,走到窗边,窗外是拥挤的人群和车辆。

  现在他好像稍微能摸到一点规律了,首先是James,每次都与他有关,然后事情进行着,直到James说出了关键的一句话,然后这个场景结束,Michael继续从另一个环境中醒来。

  Michael捋了捋头发,对自己身在的循环感到深深的无力。

  正在这时,一个稚嫩的童音划破了宁静。

  “Michael!Michael!”

  Michael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这个声音虽然和他熟悉的略有不同,但是他绝不可能认错这极具特色的苏格兰口音。

  几乎同时,房门被大力推开,门后露出一张漂亮的小脸,又大又亮的蓝眼睛望着Michael。

  他说:“Michael,我好饿!”

评论(13)

热度(56)

  1. 露露露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ole In Head
    这边也放一份,以及其实剧情还没开始_(:з」∠)_
© 露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