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教授中心 病

  Charles生病了。


  这种病很奇怪,在Charles过去的二十多年的生活中从未感受过,又比任何一种病症都要疼痛,都要更加难以忍受。

  它就像是某种拥有实体的生物,先是在肌肤的表面爬行蔓延,然后一点点地啃噬脆弱的神经,直至完全侵蚀Charles的感官和思考。

  是的,现在Charles的感觉就是,他的脑子在渐渐失控。


  刚开始的时候症状并不明显。

  Charles有时会突然听到一些声音,最开始的几次他并没有多加在意,次数稍多之后他会稍微分神想想这些声音来自哪里,其实结论也非常简单,就是来自于他自己的记忆,准确地说,来自他自己的大脑。

  而声音的来源不尽相同,甚至不全是他印象深刻的句子,有些显然只是被塞在记忆角落里的东西,但不管怎么说,能再次回味一下这些事其实也不错。Charles一直以自己的能力为骄傲,而他能力的一部分就是保存记忆,只要他想,可以随时调出任何一个记忆片段。

  那时候他还沉浸在繁忙的学校工作里,偶尔走神的时候才会突然回想起一些,而他甚至没有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


  很多学生和老师都被军队征走了。

  Charles显然不是个会轻易认输的人。在所有人都脸色沉重的时候,他还能微笑着说:“先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当然他也很烦,也很沉重。Charles知道自己无力反抗,事情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着,而他的力量有限,什么也改变不了。那段时间里他玩命工作,绞尽脑汁跟各方人员周旋,尽力留住每一个学生和老师,但是结果是这些努力几乎没起到任何作用。

  他开始失眠。没有人知道。

  他知道自己应该找个人聊聊,接着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可以聊天的朋友,而这个发现让他更加烦躁。不是说他不把Hank、Alex、Sean当朋友,而是特定的事情只适合特定的人,比如聊天、分享和共同面对。

  然后他开始喝一点酒,不是品尝的那种喝法。

  他早就知道喝酒对一个心电感应者来说非常不妙,即使是超能力者,也无法抵御酒精的影响,它让反应变得迟缓,更可怕的是,人在喝醉后会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而Charles一直不喜欢思维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哪怕酒醒后会忘得一干二净。

  说是忘了,其实也是骗人的,毕竟他可是Charles Xavier,X教授。

  喝多了之后他就会回想那些美好的过去,尤其是关于Raven和Erik。说实话他很少想起古巴海滩上的事,或许是他自己在潜意识里躲避着那些事。他想的最多的倒是与Erik下不完的棋,每一次下棋就意味着一次长谈。他们分享着过去,畅想着未来,每次他都尝试向Erik传输自己的观点,结果现在想想反而是自己深受其害。Erik说过的那些话,一字不差地在他的脑海里循环播放,严肃的,随意的,认真的,调侃的,大笑的,愤怒的,悲哀的...

  Charles举起高脚杯想与他对话,才想起,那些是回忆不是现实。

  人在无助的时候会本能地沉溺在平静地过去里,所以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对的。Charles如是说,然后继续清醒地面对现实。


  学校还是关闭了。

  最后只有Hank留下来,Charles不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是他无处可去,或者是他觉得Charles一个已经瘫痪的人没法照顾好自己。Charles本来可以知道,但是他不想知道。而Hank可以继续他的研究,也不会打扰到Charles什么,这很好。

  这下Charles是彻底没事情做了。他聪明的大脑也没法给他指一条明路改变这一切。

  他不再刮胡子,不再剪头发,不再穿着得体。

  他急切地想跟人说说话,而不是单方面地听他人脑子里的声音。

  说到这里又要提到Hank了。首先,Charles从未否认过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这一事实。然而,Charles多次在饭桌上——往往也是他与Hank每天碰面的唯一时间,尝试与他聊点什么,然后他看着Hank努力思索又不知所措的尴尬样子,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因为做错了事而应该感到尴尬的人。

  与此同时,他发现即使自己不想听,他也时常能捕捉到Hank的想法。而Charles把这归于自己控制力的下降,毕竟,对于一个长期酗酒又生活极不规律的瘫患者来说,这并不太奇怪。

  找不到人说话的结局就是酗酒。反正他现在没什么事可做,他不像Hank,拥有丰富的科学知识,就算只有一个人也能进行研究。他感觉自己是个废人,事实上,这句话从字面上没有错,而这意味着他不仅腿废了,脑子也废了,一无是处。


  他喝多了,他在想Erik。

  他知道Erik两年前被捕入狱了,关在那个人尽皆知的地方。这就说明那家伙现在也一无是处。Charles有点开心。

  每天喝多了他就在想这些事情,过去的那些记忆都在他眼前重复过无数遍了,而现在那些事情仍然循环播放着,让Charles感到更加烦躁。

  某天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闪过:“想知道Erik现在在想什么吗?”

  Charles陡然惊醒,并瞬间意识到这声音就是自己的声音。即使喝醉了,也很容易意识到这件事是无意义而病态的,但这句话就像一个魔咒,一再地诱惑着Charles,他为此感到兴奋,迫切地想知道答案,而他终于在颓废这么久之后拥有了一次使用自己超能力的机会。

  他开始尝试,失败了,继续尝试,继续失败,到最后几乎是执着地拼尽全力在完成这件事。

  他感到头很痛,超乎想象地痛,感官被无限放大,痛觉和听觉同样灵敏。

  “Charles?”

  然后一切就突然终止了,Charles惊恐地爬到床上,把自己裹进被子里。


  第二天清醒过来时Charles想想还是觉得后悔。

  显而易见,他做了蠢事。

  而他太好奇Erik是否真的感受到了他。于是,他又一次做了蠢事。事实是,他仍然好奇Erik在想什么。

  这一次在清醒状态下进行的感觉和前一天截然不同,而他因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感到更加羞耻,以及兴奋。

  他偷偷躲过Hank潜入主脑,又进入Erik的大脑,小心翼翼地不让他发现。

  出乎他意料的,他暴躁的老朋友现在看上去远比他自己平静,他穿着囚服,在没有一丝金属的牢房里静静地坐着。

  而Erik在想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未来,他相信自己有一天能逃离这里,而逃离之后他会继续他的变种人大业,所以,他不能废弃了自己的能力,他在尝试运用它,虽然无法验证成功与否,但是没有放弃过。

  而大多数时候,他什么也不想,因为他什么都明白。他明白现在想什么都没有意义,所以不如保持内心的宁静。

  Charles更烦躁了。


  本来什么事都没有的Charles强行给自己找了点事做。

  其实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事,但是Charles无法控制自己,他时不时就到主脑去,找到Erik然后读他的想法,再迅速抽离。

  他绝不会承认自己这么做只是想证明Erik也会想起他,就像他会想起Erik一样,虽然频率上差别有些大。

  直到他逐渐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有多无聊的时候,又发生了点什么。

  他清晰地听见Erik说了“Charles”。然后他继续小心翼翼地窥视,有点期待Erik发现了自己的小把戏,又希望他只是简单地想到了自己。

  事实证明是后者。Erik短暂地想起了Charles,想起他最好的朋友,曾经的。

  然后他的大脑回归平静。

  Charles倒在轮椅上,微笑着长呼出一口气。


  从那时起事情就更加失控了。

  Charles无法阻止自己去听Erik在做什么,他知道自己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是不对的,同时又觉得反正自己没有任何事做,不如开心点。

  但是他不开心,因为Erik再没想过他了。Erik的大脑简直可以用枯燥来形容,那些回忆正在慢慢褪色,因为在大脑这个问题上,Erik只是个普通人,他没法像Charles一样随心所欲地控制记忆。

  有天Charles喝了点小酒,不是出于意识控制,而是习惯性地又一次去了主脑,带上那玩意之后,Charles感到有点难受,痛觉和听觉再次被同时放大,一时间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他耳边说话,杂音铺天盖地地涌来,而他无处可逃,只能抱住自己的头,防止它下一秒就爆裂开来。

  Charles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扔掉仪器头盔,逃也似的推着轮椅离开了主脑。


  “Charles?Charles你还好吗?”

  Charles缓缓睁开眼,宿醉带来严重的头痛和视线模糊,他费了好一会看清眼前的人。

  “Erik?你怎么回来了?”

  Erik把他抱在怀里,就像古巴沙滩上一样,不过他看上去更愉快些,他说:“我回来了。”

  Charles僵硬地说不出话来。

  于是Erik又说:“你最近很不好,Charles。”

  Charles点头。

  “我想你应该先休息一会,或许等你起来我们可以下一盘棋。”Erik对他笑笑,甚至抚上了Charles的眼睛。

  Charles听话地闭上眼,在陷入睡眠前说:“等我,Erik。”


  “Charles?Charles你还好吗?”

  这次Charles是先感受到剧烈的头痛,然后花了一会才认出这个声音——是Hank。

  “我,我怎么了?”Charles被Hank抱在怀里,Hank看起来非常着急。

  “我也不知道,早上起来就看见你躺在草坪上,可把我吓坏了。”Hank把Charles抱起来安顿到轮椅上,把他推回屋里。

  “我为什么躺在草坪上?”Charles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并且对此没有丝毫记忆。

  “教授,你应该...好好照顾自己。”这次就连Hank也忍无可忍了,可他只会这么委婉的说话方式。

  Charles没理他,只是自顾自地说:“我昨天看到Erik了。”

  “不可能的。”Hank反驳,“你喝多了。”

  Charles听到Hank脑子里的话,夹杂着关心、责备、愧疚以及一些伤心。

  “是吗。”他这么说,任由Hank把自己推进屋里。

  他不想与Hank争辩,他已经知道了Erik一定还好好地被关在地下。但是昨晚的一切太过真实,Erik的相貌、声音甚至触感,他无法相信那是幻觉。

  然后他继续沉浸在酒精、回忆和别的什么里。


  Charles知道自己的能力已经失控了,他能听到越来越多人的声音,喝醉了能看到幻想,调用主脑会造成疼痛,这些他都知道。

  但是他已经戒不掉了。

  而Erik从头到尾只是静静坐在戒备森严的地下。一无所知。


  Charles生病了,而且再也不会好起来了。


END


评论(18)

热度(42)

© 露露 | Powered by LOFTER